您的位置 首页 性感

威廉华兹华斯:陈舸 : 译华兹华斯诗一首:采坚果

译华兹华斯诗一首:采坚果 ◎陈舸 华兹华斯:采坚果 这一天看起来 (我说的是从很多日子挑出来的) 是不会逝去的美妙的一天; 我怀着男孩子孔殷的盼望 脱离屋舍的门槛,急乎乎地往前走 …

译华兹华斯诗一首:采坚果 ◎陈舸

华兹华斯:采坚果

这一天看起来

(我说的是从很多日子挑出来的)

是不会逝去的美妙的一天;

我怀着男孩子孔殷的盼望

脱离屋舍的门槛,急乎乎地往前走

肩上挂着一个大袋,

手里拿着采坚果的曲柄棒,迈开腿脚

前去远处的树林,一副奇异乖张的模样

我穿戴改制的破旧衣服,由于听了要节约的奉劝

来自那俭约太太。

威廉华兹华斯

混同的衣装,足以笑对

威廉华兹华斯

荆刺,粗枝,灌木,——实际上

比需求的还褴褛!踏着无路巉岩

威廉华兹华斯

穿过缠结的蕨类,灌木

一向走,我离开一个幽邃荒僻冷僻的角落

没人来过,没有破树枝

带着枯叶垂在那边,显示被蹂躝的

迹象,但榛树升得

又高又直,悬着诱人的榛果团簇。

未经碰触的风景!我站了一会儿

威廉华兹华斯

屏息按捺着心里涨满的

康乐;既然不怕惧敌手

我聪明地按捺感官,谛视

这盛宴;——在树下,我危坐

花间,并和花朵游玩;

一个人经由久长而倦怠的守候

威廉华兹华斯

取得不测的,跨越一切想象的幸福

也会有如许的表情。

威廉华兹华斯

或许,在层层树叶的暗影里

威廉华兹华斯

五个季候的紫罗兰会闪现

和磨灭,不为人眼所见;

那边巧妙的,被岩石间隔的溪水

威廉华兹华斯

一直地嘟囔;我看见闪亮的白沫

在多阴的树下,在我四周,那些暗绿色

苔癣满布起绒的石头,象散开的羊群,

我把脸贴在块石上,听到低语和沙沙的声响,

在喜悦也来凑趣的恬美的

情感里,我的心知足而康乐

沉溺于毫不相关的事物里

把我的体谅消磨于树桩、石头和

虚无的空气。因而我站起来,

将树干拉向土壤,在喀嚓声

和残暴的损坏里:榛树幽僻的

角落,布满苔藓的阴凉,

变形和废弛,忍受着摒弃

它们的恬静:除非,我如今

威廉华兹华斯

夹杂此时和曩昔的感受,

从被损坏的暗影里变得

欢欣,比一个国王还优裕,

当我看见那静默的树,闯入的天空。——

威廉华兹华斯

我有一种疾苦的感受。

是以,亲爱的姑娘,怀着柔情

在树阴里走,用柔柔的手

碰触——林中有个精灵。

(翻译:陈舸)

威廉华兹华斯

相干文章:威廉·华兹华斯

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1770年4月7日-1850年4月23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与雪莱、拜伦齐名,也是湖畔诗人的代表,曾当上桂冠诗人。其代表作有与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合著的《抒怀歌谣集》(Lyrical Ballads)、长诗《序曲》(Prelude)、《遨游》(Excursion)。

早年

威廉华兹华斯

华兹华斯在位于英格兰西北部的湖区小镇科克茅斯出身,怙恃为约翰·华兹华斯(John Wordsworth,1783年作古)和安·库克森(Ann Cookson),华兹华斯故宅(Wordsworth House)至今仍保存在本地[1]。他的mm多萝西·华兹华斯在次年出身,另外他还有一个哥哥理查德(成为律师)、一个弟弟约翰(小于多萝西,做了Earl of Abergavenny号的船主,但在1805年沉船而亡)和最小的弟弟克里斯托佛(进入教会任务,后来成为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2]。

他的家道不错,其父约翰是第一代朗斯代尔伯爵詹姆斯·劳瑟的律师。但因为任务关系,约翰常常出差,所以和孩子们的关系并不密切[3]。但约翰勉励过威廉要少量浏览,他的藏书也对拓展威廉的事业有很大匡助。威廉有时会被送到外祖父母及舅舅位于彭里斯的家中寄宿,但他和这些尊长的关系异常糟,乃至一度是以想要他杀。[4]

威廉华兹华斯

华兹华曾在科克茅斯及彭里斯的两所黉舍念书,他在彭里斯碰到了将来的老婆玛丽·哈钦森[5]。他的母亲在他八岁的时刻作古,以后他那当律师的父亲,就把他送到四周的小镇霍克斯黑德的霍克斯黑德语法黉舍(Hawkshead Grammar School)念书。

1787年华兹华斯在《欧洲杂志》(The European Magazine)上揭橥了一首十四行诗,此即他的处女作。同年他考入了剑桥大学的圣约翰学院,1791年获文学学士学位[6]。在剑桥的头两年他还会在夏日前往霍克斯黑德的乡下信步,1790年则前去欧洲,漫游法国、瑞士和意大利。[7]

华兹华斯的父亲在一个贵族的手下任务,后来作古,贵族的先人付出了华兹华斯一批遗产,在他的父亲身后,华兹华斯由叔叔监护。他的童年履历影响对他影响甚深,和兄弟姐妹的生离、和怙恃的死别,都成为他作品中赓续泛起的主题。

家庭

1791年11月,他前去迸发了大革命的法国,在那边爱上了一位叫做安妮特·瓦隆(Annette Vallon)的法国男子,1792年安妮特为他诞下一女卡罗琳(Caroline)。但因为经济成绩和重要的英法关系,他在次年前往英国。二人并未娶亲。[8]

亚眠和约签署后,华兹华斯在1802年和多萝西前去加莱去见安妮特和卡罗琳,告之对方他将和本身的两小无猜玛丽·哈钦森(Mary Hutchinson)娶亲[8]。他写下了十四行诗《这是一个漂亮的薄暮》(It is a beauteous evening, calm and free) ,记念他和九岁的卡罗琳的海边漫步,但尔后他再未见她一面。卡罗琳在1816年娶亲,华兹华斯为她设了一笔30镑的年金,一向付出至1835年,以后又给了一笔钱了事。[9][10] 他和玛丽生有五个孩子,即约翰、多拉、托马斯、凯瑟琳和威廉。

作古

墓碑

华兹华斯在1850年4月23日因胸膜炎死[11],身后葬在格拉斯米尔圣奥斯瓦尔德教堂(St Oswald’s Church)的坟场里。他的遗孀玛丽将他的自传《序曲或一名诗人心灵的生长》(The Prelude or, Growth of a Poet’s Mind; An Autobiographical Poem)排印。

参考文献

内部毗邻

相干文章:威廉·华兹华斯

THE DAFFODILS

William Wordsworth

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

That floats on high o’er vales and hills,

When all at once I saw a crowd,

A host, of golden daffodils;

Beside the lake, beneath the trees,

Fluttering and dancing in the breeze.

Continuous as the stars that shine

And twinkle on the milky way,

They stretched in never-ending line

Along the margin of a bay.

Ten thousand saw I at a glance,

Tossing their heads in sprightly dance.

The waves beside them danced; but they

Outdid the sparkling waves in glee;

A poet could not but be gay

In such a jocund company;

I gazed—and gazed—but little thought

What wealth the show to me had brought;

For oft when on my couch I lie

In vacant or in pensive mood,

They flash upon that inward eye

Which is the bliss of solitude;

And then my heart with pleasure fills,

And dances with the daffodils.

选自《BASIC LITERATURE:美利坚先生古代英语文学读本(英文原版套装共8册)》,天津人民出版社,2019年8月

【法】卢梭《林中信步》

我伶仃地遨游,像一朵云

飞白 译

我伶仃地遨游,像一朵云,

在山丘和谷地上飘扬,

溘然间我看见一群

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

在树荫下,在湖水边,

迎着轻风起舞翩翩。

连绵不绝,如繁星光耀,

在银河里闪闪发光,

它们沿着湖湾的边沿

延长成无穷无尽的一行;

我一眼看见了一万朵,

在欢舞当中升沉波动。

粼粼波光也在跳着舞,

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

与如许快乐的伴侣为伍,

诗人怎能不满心欢欣!

我久久凝睇,却想象不到

这奇景付与我若干玉帛——

每当我躺在床上不眠,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寻思,

它们常在心灵中闪现,

那是伶仃当中的福祉;

因而我的心便涨满幸福,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选自《灰烬的光线》,天津人民出版社,2020年4月

《狂欢节之夜》

咏水仙

顾子欣 译

我宛如彷佛一朵伶仃的流云,

高高地飘游在山谷之上,

忽然我看到一大片鲜花,

是金色的水仙遍地开放。

它们开在湖畔,开在树下,

它们随风嬉舞,随风飘荡。

它们密集如银河的星星,

像群星在闪灼一片晶莹;

它们沿着海湾向前舒展,

通往远方恍如无穷无尽;

一眼看去就有千朵万朵,

万花摇首舞得何等兴奋。

粼粼湖波也在近旁欢跳,

却不如这水仙舞得轻俏;

诗人碰见这康乐的旅伴,

又怎能不感应欢欣雀跃;

我久久注视——却未融会

这情景所给我的精力珍宝。

后来若干次我郁郁独卧,

感应百无聊赖心灵空漠;

这情景便在脑海中闪现,

若干次抚慰过我的孤单;

我的心又随水仙跳起舞来,

我的心又从新布满了欢欣。

选自《优美诗歌》,中国华裔出版社,2013年8月

关于作者

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1770年4月7日-1850年4月23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其诗歌实际摇动了英国古典主义诗学的统治,无力地鞭策了英国诗歌的刷新和浪漫主义活动的成长。他是文艺复兴活动以来最主要的英语诗人之一 ,其诗句“朴实生涯,高贵思虑(plain living and high thinking)”被作为牛津大学基布尔学院的格言 。出生于英国坎伯兰郡的水乡科克茅斯,曾就读于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卒业后到欧洲观光,在法国亲自领略了大革命的风暴。1783年其父作古,他和弟兄们由舅父看管,mm多萝西(Dorothy)则由外祖父母抚育。多萝西与他最为亲近,后来她也成为了诗人,一向与他作伴,毕生未嫁。1802年10月,华兹华斯和了解多年的玛丽·郝金生娶亲。

华兹华斯与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罗伯特·骚塞同被称为“湖畔派”诗人(Lake Poets)。他们也是英国文学中最早泛起的浪漫主义作家。他们爱好大自然,描述宗法制乡村生涯,讨厌资本主义的城市文明和冷峭的金钱关系,他们阔别城市,隐居在昆布兰湖区和格拉斯米尔湖区,由此得名“湖畔派”。华兹华斯与柯勒律治配合出书的《抒怀歌谣集》(Lyrical Ballads,1798)被普遍认为是英国浪漫主义的劈头之作。1800年,《抒怀歌谣集》第二版出书,华兹华斯还为此写了有名的叙言,后来成为浪漫主义诗歌活动的宣言。1813年,诗人成为当局官员,诗情逐步干涸。1843年,华兹华斯被封为英国“桂冠诗人”。平生创作甚丰,名篇有《丁登寺》《伶仃的收割人》《致杜鹃》等。

《咏水仙》,写于1804年。听说此诗是凭据诗人兄妹俩一路外出玩耍时深深地被大自然的娇媚所吸引这一履历写成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客家人_客家文化_客家网_客家祖地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akkaroot.com/4093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